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闲置二手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心疼

已有 404 次阅读2018-12-27 21:35

心疼

  时钟滴答,昨晚,舍不得睡,今天,舍不得起。

  今天,我离开了家,离开了我的爷爷奶奶。踏上了一个至少半年才能回家的旅途,也许我该庆幸我比古代的游子更加的幸运,起码,我只是离开半年。半年,只是柳枝发了新芽,只是花朵结了花蕾,绽了芳颜,枯草再生,只是过了一个春天,转眼,夏天一到,又是归家时。我只能告诉自己时间会过得很快。

  昨晚的旁晚时分,心里的那一份难以形容的不舍越加强烈,上到家里的楼顶,拿出手机留了几张家乡的照片在我的手机上,看着家乡的尚是荒芜的田野,一望无际,没有一物。心很空旷,能装下很多的东西,可是现在只能看着那残破的房屋发呆。那些已经倒塌了的土瓦房,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瞬间的地倒下了,陪伴了爷爷奶奶一辈子的土房在风雨中轰然倒塌,我不知道,哪一天,我也不在家的日子里,抚养我长大的爷爷奶奶,会悄无声息。带上一张全家福,离开这里,明天。

  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的每一次离开家就开始想念我的爷爷奶奶,我不忍心将他们两个老人孤独的留在家里,他们只有两个人在一张大桌子吃饭,两个人在默默看着一台电视,他们听不懂里面的故事,只是单纯的看着里面人物的动作,只是偶尔会冒出一两句话来,消磨时间。每当周末的夜晚,他们的内心注定不平静,也不孤独,久久守候在电话机旁,他们会等待,等待每个周末里来自远方爸爸妈妈的电话,就只是很平常的问候,聊聊家常。他们期待,期待他们的孙女从另一个城市向他们问候,向他们报平安,多大点事,但在他们看来就是最重要的,是整个世界最幸福的时刻吧。

  离别的时刻伤心,伤心真的只有离开的人的权利而已吗?我想留在原地的他们更难适应突然的冷清,更难接受他们的儿子,孙子们已经去了另一个地方拼搏生活。这两位老人多少年了都是默默地注视着他们的儿子,他们的孙子,离开的背影,雨纷纷,风潇潇,别人家都还是其乐融融的时候,我爸妈都准备去远方。我小时候他们还守着我们姐弟俩,现在,他们更老了,而我们也要离开家了,送走我们,陪伴他们,只有一座孤独的房子,里面,只有两个老人。他们守候着这个家。

  每当我们离开,爷爷奶奶总是有点平静,甚至脸上有点带笑,但是,我看着他们的笑,我更加的心痛,因为里面有勉强。农村的人,图个吉利,是不会在子女离开的时候面露难过的神色,只有高高兴兴的,才能让子女未来的一年里顺顺利利。老人的愿望都是这么简简单单,只要子女好就行了。心里的难受只是默默地埋藏在心里,注视着我们离去的路,掐算着我们离去的时间。每一次的出门,爷爷奶奶总是不忘了得来回嘱咐我们:记得,去到那里就打个电话回来,平时也要打电话回家。可是,我们怎么可能会忘了这个简单的心愿。

  一年的开始等待,等到年末的某一天,在家里站不住脚,内心焦虑的等待他们子女回来,从我们打电话通知他们回来的那一刻就开始盼望,过一小段时间就看看钟,过一小会就两个老人默默地说,应该准备快回到了吧。回家的人只要耽误上些许的时间,他们就在那里担心,怎么了,车晚了吗,还没有回到?望眼欲穿,不安地注视着外面,仔细听,外面是否想起了车的声音。

  记得今年的回家,在回家前一天晚上,我打电话告诉他们,明天我会坐明天早上8点的车出发回家,可是,车整整晚了四个小时,而我,却不懂事的没有打电话回家告知他们这个突发状况。堂哥告诉我,奶奶在他们家坐了一个下午,等着我打电话给他,可是等啊等,原本应该那时候的电话久久没到,奶奶催着堂哥给我电话,可是电话却是空号。奶奶冲忙回家,让爷爷给我打电话,现在想着爷爷带着老花眼镜用那个小小的按键,吃力的一个一个按着我的号码,按一个看一个,就怕一不小心按错了,按完了听到的也是空号,一次又一次的试,我不能想,不敢想爷爷给我打电话的情景,84岁的两个老人,眼睛就要贴在了电话机上,一次一次的给我拨打电话,我觉得凄凉,心在疼,在需要帮助的时候没一个大人在家,没人能分担他们的那一份担心,忧虑,只是一味地为了自己的孙女而去请求别人的帮助。奶奶继续去到堂哥家,还在那里等,就为了我的一个电话,证明我回到家的电话,我安全的一个电话。我爱你们,我的敬爱的两位老人,我的爷爷奶奶。心恨我的大意,心疼他们的担心。

  所以每次回到家,我都不愿意提前离开,我害怕这两个老人孤单,我也不愿意外出太多,在家时间本来就不多,我能陪他们多一点就多一点吧。即使我一天都在睡觉,一天都在看电视,能和他们说话的机会不多,但是,我知道,只要我的人在家,他们就会就觉得还有一个人在陪着他们,他们不是两个人。起码,吃饭的时候桌子上能多一个人。

  很多次在街上会经常看到一个老人孤独的逛着,或是看到一个老人在那里卖着自己做的土特产,顶着骄阳,戴一顶草帽,手拎一个蛇皮袋。这样的情景,总是能让我有一种想哭的冲动,让我想到了爷爷奶奶,我知道,我爷爷也偶尔会一个人上街买家里需要的东西,那孤零零的身影在街道里穿梭,蹒跚的脚步,想到这里,真的心酸,如果,我们在家,他就不用那么辛苦的外出,只是迫不得已罢了。老了,我的爷爷奶奶老了,已经到了不适合外出的年纪,可是生活所逼。

  残阳中,在楼顶的我看着我的爷爷奶奶忙着做晚饭,今天晚上是我在家的最后一晚,还是三个碗,三双筷子,明天,我一个人,他们两个人,他们明天的这个时候在干嘛呢?

  心酸,酸了泪,心疼,疼了他们,疼了我,疼了在收拾行李离别的人啊,疼了在家守候的人啊。

  文章来源:短文学网 短文学微信号:duanwenxuewang



路过

鸡蛋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评论 (0 个评论)

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立即注册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闲置二手APP下载|闲置收藏 ( 粤ICP18075818 )

GMT+8, 2019-12-8 11:44 , Processed in 0.116139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